当前位置:首页>新闻中心> 市场观察 >> 张国宝:加快输电网建设是符合国情的选择
张国宝:加快输电网建设是符合国情的选择
新闻详情

华安电力: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副主任、国家能源委员会专家咨询委员会主任张国宝表示,当前我国电力的主要矛盾是地区分布不均衡。

 

记者:近期以来,我国内蒙古等一些地区出现了不同程度的“窝电”,这种现象是不是进一步凸显了加大输电网建设的紧迫性?

 

张国宝:我认为,三北地区“窝电”的情况的确存在。内蒙古的电有几种情况,其中一种是直供北京的,例如正蓝旗电厂,这一部分电厂机组利用小时数都很高,能达到6000多小时,其他一些发电厂往往只能达到4000多小时,特别是蒙东地区。虽然从平均数看年发电小时还在5000小时以上,但相当一部分电厂有生产能力却不一定能够全部释放。

 

如果把可再生能源考虑进去,三北地区“窝电”情况更加严重。“弃风”最能说明“窝电”的问题,所谓“弃风”就是本来可以发电,但是因为种种原因没有发,发出来以后也没能上网。这样的“弃风”在内蒙古占到15%20%,单靠发展分布式能源也解决不了。

 

由于风电是相对分散的,必须要先上网,通过“网对网”的通道才能实现外送。但是内蒙古6年来没有新建一条“网对网”的输电线路。近年来修扩建的外送通道都是“点对网”的,而不是将蒙西电网与国家电网连起来的“网对网”通道。内蒙古等一些地区的“弃风”问题,确实进一步说明了加快输电网建设相当紧迫性。

 

记者:从内蒙古的情况看,目前我国电力问题的主要矛盾是什么,应该如何有的放矢地解决?

 

张国宝:中国电力问题的主要矛盾已经不是规模不够,而是地区分布不均。我国电力工业经过多年的建设,过去那种严重缺电的局面已经基本扭转,现在虽有些地方在某些时段偶有缺电,原因不是总量太少,而是资源分布和地区经济发展不平衡。

 

这几年地区性的缺电主要分布在华东和华南地区,也就是广东、浙江、上海等经济发达又缺少一次能源的地区。江苏、浙江、上海基本没有一次能源,广东也基本没有,但是这些沿海地区经济发达、用电量比较大,所以高峰时段会引起缺电。

 

同时,我国能源比较多的地区主要在西部和北部,煤炭的主要供应地在内蒙古、山西、陕北、宁夏和甘肃,再远就是新疆。因此,我国能源分布不均衡和地区经济发展不平衡,决定了必须在更大的范围内进行能源调节和平衡。因此,加大输电网建设是符合我国国情的选择,必须大力推进。

 

记者:您认为,当前我国输电网建设应该如何推进?

 

张国宝:由于我国电力装机规模越来越大,同时我国的资源禀赋也决定必须要进行跨区送电,推进特高压输电网线路建设。可以说,采用特高压技术已经不是优和劣的选择问题,而是电网发展的必然选择。

 

另外,我还特别想谈到的一点是,要加大农村配电网建设的力度。农村电网的问题是历史造成的,过去城市是全民所有制,所以城市里的电网比较健全,农村是集体所有制,需要依靠农民集资办电。由此造成虽然农村生活水平远不如城市,但农村用电却比城市还贵。此外,农村电网设备陈旧,线损也很大。1998年开始的第一轮农网改造的目的,是把农村的用电质量搞上去,努力减小城乡电价的差距,实现同网同价,帮助农民减轻用电负担。事实上,第一轮农村电网改造后,大体上做到了生活用电同网同价,某些发达省份做到了各类电同网同价,例如江苏,但是一些省农业生产用电还是比城里高。所以,从2010年起,我们开始推动新一轮的农网改造,力争做到各类电同网同价。

 

记者:目前,对于大规模、长距离输电网建设存在一些争议,您如何看待这个问题?

 

张国宝:我赞成发展特高压,我认为这是一种技术进步。在国家科技中长期规划中已经明确写入了要发展特高压输电,在发展重大装备等国务院文件中也都写入了相关内容。经过多年的发展,我国的电力工业无论从量上还是质上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目前我国的特高压技术处于世界领先地位,我们也有能力完成这样的技术进步。

 

现在有专家对特高压的安全性存在一些质疑。我认为,发展特高压电网安不安全,不能停留在感性的看法上,要建立在科学的计算和分析的基础上。我国的特高压电网技术经过计算机模拟计算考验,还得到了科技进步一等奖,质疑的人并没能提出其他的计算机模拟计算方法。

 

还有一些人质疑特高压的经济性,认为长距离输电不如输煤,提出了“远输煤,近输电”的观点。我认为,输煤和输电并不排斥,需要因地制宜进行考虑。“远输煤,近输电”其实是上世纪60年代提出来的口号。当时最高电压等级还不足500千伏,只有220千伏,加上那时全国很多省是独立电网,不联网,想输电也做不到。现在输电技术有了很大进步,经济性也在提高,我们完全可以建坑口电站,实现“煤从空中走,电送全中国”。

 

记者:我们在采访中了解到,目前一些输电网建设工程没有推进,主要原因是电网规划一直没有出台,您怎么看这个问题?

 

张国宝:“十二五”电网规划的确还没出来,主要是需要在一些问题上进一步形成共识,包括修建锡林浩特到南京的这条内蒙古的外送通道。在锡林浩特建一个大型煤电群,大家都没有意见,不同观点集中在外送地点的选择上。国家电网的意见是通过特高压输电网送到南京,但有一部分人提出改送到济南。

 

为什么会出现这个问题?因为一旦将锡林浩特的电外送到南京,就相当于把华北、华中和华东区域的电网用特高压线路连成了“三华”同步电网。对这个问题,现在尚未达成共识,因此迟迟未能决策。我认为这不是技术问题,也不应以国外的做法为标准,关键要看是否有利于解放生产力,是否有利于技术创新。内蒙古现在有能源,也愿意送出能源,华东也需要能源。内蒙古到华东的输电网建成大大有利于解放生产力,却因为线路终点的异议长期搁浅。

 

记者:您对我国电网下一步的建设规划有什么样的希望?

 

张国宝:我们电力工业发展空间依然很大,现在我国人均电量还比较少,美国人均电力装机是3000瓦,我国人均电力装机还不到1000瓦。虽然我们不能简单地拿人均去算,但是中国还是应该实现人均1000瓦,因为这符合小康生活的需求。

 

此外,我国调整能源结构的任务艰巨,要达到我国向国际社会承诺的,到2020年非化石能源达到15%的目标并不容易,特别是福岛事故后核电发展速度明显放缓。而我国风能、太阳能资源十分丰富,所以对内蒙古等西北资源丰富地区的风电、太阳能一定要有输电通道送出来,在更大范围内消纳这点风电和太阳能发电就不算什么了。因此,我国电力工业还有很多工作要完成,需要不断努力。(华安电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