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新闻中心> 案例风采 >> 电改十年僵局待破 电网公司需变真正意义的企业
电改十年僵局待破 电网公司需变真正意义的企业
新闻详情

华安电力:厦门大学能源研究中心主任林伯强不记得已参加过多少次讨论电改的会议,“大的,小的,主题都差不多,都知道该怎么做,但始终做不了。”在接受时代周报采访时,林伯强直呼自己很郁闷。

 

一直在讨论,始终没有大进展。从2002年就开始的电力体制改革(以下简称电改)现状如此。近日,停滞不前的十年电改似乎又看到了曙光。

 

916,在太原参加第四届中国(太原)能源博览会的国家能源局副局长刘琦以清晰、简洁的语言描绘了电力体制改革的图景,而且提出了“实现电力调度、交易、结算独立运行”的新方向。

 

据了解,国家发改委、国家电监会、国家能源局在今年下半年以来已经开始对电力体制改革进行专门调研。知情人士称,这些调研结果将作为未来电力体制改革的政策储备,有选择地适时推出。

 

尽管官方一直态度明确地要坚持进行电改,但很多不确定的因素却在蔓延。不少业内人士并不看好刘琦提出的“电力调度独立”,他们普遍的一个观点是“想法好,但实现起来却很困难”。

 

林伯强直言不讳地说,如果电力调度要独立,那势必会牵扯很多的问题,“现阶段电网都是国有的,你发多少,我也发多少,根本没法竞争,这样的独立有什么意义吗?

 

中国能源网首席信息官韩晓平并不看好刘琦提出的电改蓝图,在他看来,电力市场的建立在目前的格局下比较难,因为国家电网公司属于电网一体化的管理格局,如果不改变,那很难建立起一个市场,“如果这个市场都是一个老板,那最后就等于没市场,也就等于不存在市场,如果大家都不遵守市场规则,那这个市场随时可能分崩离析。”

 

韩晓平认为,调度独立现在不太可能实现,就在于所有调度背后的执行的人全是一个单位的人,这样的调度很难有效地配置,他担心建立起独立调度制度以后,也不能独立,“你想独立,但是电网公司说做不到,通流量达不到,输不了那么多电给你,那调度怎么办?

 

韩晓平进一步解释称,调度的建立和电网的建设和管理应该是完全配套的,看具体怎么解决。调度要首先服务于市场,根据买卖双方的协议来进行调度,不是凭空调度,还要有市场主体。

 

“目前最根本的还是要先解决市场主体的问题,发电有电厂作为主体,用电有用户作为主体,这样问题就集中在了中间环节,现在的中间环节是电网公司,它既是总买家,又是总卖家,所有的都通过它一个出口,这样就很难进行有效的交易。而中间责任不明确,是导致市场无法正常运行的根本”。

 

对于电力独立调度,中投顾问能源行业研究员宛学智也并不乐观,他认为,虽然电力独立调度是电力改革的重要举措,也是提高电力监管力度、增强电力市场化的重要方法,“但是我国电力调度长期被电网企业把持,鲜有独立机构能有实质性监管,贸然兴起电力独立调度的概念或难以取得实质性效果,区域间电力供求不协调的局面短期内也难得到有效缓解。”

 

920,国家发改委就电煤价格并轨方案征求各方意见,最新方案是并轨后的中长期电煤合同由供需双方协商定价,而无基础价一说。这意味着电煤价格将彻底走向市场化。此外,包括推行竞价上网、大用户直购电也有望成为改革的配套政策。

 

新方案中明确指出,取消电煤重点合同,用中长期合同取代之,中长期合同期限在2年以上,国家发改委为此将专门出台一个《煤炭中长期合同管理办法》;中长期合同价由煤电供需双方协商确定,即国家不设置前置性基础价格,价格由企业自主协商;电煤价格改革有一整套方案,除了电煤并轨机制外,铁路运输和电价也有配套措施。

 

所谓的大用户直购电,主要是指工业用户能够直接与上游发电企业协商确定电价,而不像现在这样从国家电网手中购电,且电价完全由发改委说了算。

 

张夏是西北某热电厂煤炭采购员,他坦言,发电企业的亏损愈发严重了,“几年前就一直亏损,特别是火电厂,更是个个亏损,我们厂去年亏损了100%多,这也就是说,我们厂现在的资产即使全部抵押给银行,也弥补不了全部亏损的窟窿。”

 

对于电煤并轨,电厂有着不少担心,“厂里一直在讨论着这些事情,但大家始终觉得有点茫然,配套政策该怎么执行?煤价继续上涨,电厂何以为继?大用户直接购电,价格上也可能会出现争议。”张夏说。

 

韩晓平同样提出了自己的担心,“中长期协议要电网和发电企业签才可以,如果电网公司和发电企业没有中长期协议,那怎么执行都是个问题,可是要和电网公司签协议,电网公司又不是法人,没法签协议,连签合同的主体都没有,中长期协议要怎么执行呢?

 

宛学智同样不看好电煤价格并轨,虽然电煤价格并轨是解决煤炭市场、电力市场的重要措施,却并非唯一的备选方案,也并非最佳举措,“如何实现售电市场化、煤价市场化才是电力行业面临的重要课题。”

 

林伯强觉得,电煤价格并轨,从短期来看,对电厂似乎不太好,但从长期来看,对电厂有好处,“我的建议是电企应该把注意力集中在煤电联动上面,然后全心全意说服政府实行煤电联动。”

 

实际上,电改一直处于公众的视线之内。20124月,国家电网公司总经理刘振亚曾公开表示,坚持输配电一体化和电网调度一体化,配售分开,售电市场化。观点一出,就引发了激烈的争议。

 

宛学智认为,电力行业改革的核心是破除垄断,“我国发电端、输电端、变配电端、售电端均存在严重的垄断现象,国企、央企、行政干预的迹象非常明显,严重阻碍了电力改革进程的顺利开展,制约了电力行业的高效率运行,垄断不破,电力独立调度无从谈起。”

 

对于电改最困难的是什么,林伯强认为,现在电力体制改革的难点是电力市场要不要建立的问题。厂网分开,主辅分离,都是为了竞价上网,为了最终建立电力市场,那么问题关键是电力市场是否可以建立,“电力市场最重要的因素是价格,现在价格由政府制定,因此现在下一步电力改革首先要问政府,电价能不能动?如果政府说能,我们就可以建立电力市场。反之,我们就没有市场,怎么改革都没用。”

 

林伯强对阶梯电价的改革持肯定态度,他认为阶梯电价是电改中最成功的,“虽然阶梯电价体量占得很小,但改一点点都是很大的进步。”即使这样,他认为这和电力市场化还差很远,“这不是市场化改革,电价还是政府定的,并不是根据市场来决定电价。”

 

林伯强建议,电改第一步应先煤电联动,煤和电联动起来,终端电价就能控制,然后就通过补贴电网来控制,电网亏,就补贴电网;第二步要从政府控制电价到企业自己调电价;第三步政府什么都不管了,那就完全市场化了。“煤电联动能不能走出去,还是个问题,所以现在说后面的都太远了。不要讲那么远,但是必须有个时间表,有个长远的目标。”

 

就连电企也不例外地在努力寻找着出路。张夏这些天所进行的就是考察煤矿,取样、化验等前期的调研工作,“厂里有考虑收购一个小型的煤矿。”张夏说,煤矿是自己的,用煤就会比较方便,厂里的领导都希望不要在用煤紧张的时候,再被煤矿“卡”住脖子。

 

对于去年缺煤的情形,张夏一直记忆犹新,去年的煤炭几乎一天一个价,有钱不找人,托关系都拉不上煤,“有次厂里的煤只够两天了,大家都紧张死了。”他说,虽然最后花了不少代价弄到了煤,但那惶恐的滋味却始终难以忘记。

 

对于电改,韩晓平有自己的见解,他认为电改并非停滞不前,厂网分开就是进展,虽然在输配分离方面没有进展,“只能说是电网公司的改革停滞了,但停滞也是有原因的,是原来的改革不切实际。最核心的问题,电网公司要变成一个真正意义上的企业。”

 

韩晓平建议,首先要把省级的电力公司股份化,变成现代企业,现在电网的二级公司、省级公司都不是现代企业,就连电网公司自己也不是现代企业,没有董事会,投资主体不是多元化,到了省级公司更是相当于一个车间一样。“不是一个独立法人,没有办法承担法律责任,所以不仅是总公司,还必须让二级公司,甚至三级公司都变成独立承担法人责任的公司。”(华安电力